我不是隐忍的女主角

我的日记本和吐槽圣地

梦里的爱人 2017.7.27

这一次,梦里的爱人似乎来自俄罗斯。

我们俩并肩坐在吧台边,看着调酒师忙忙碌碌。

梦里的爱人不太愉快的转着我手上的两枚钻戒,原来在梦里,我已经订婚了,但钻戒属于另外两个男人。这一次的梦境太混乱了,我还见到了其他的人,这算是一次告别吗。以后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了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