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是隐忍的女主角

我的日记本和吐槽圣地

em……这就是14年刚恋爱的时候说要养我又天天气我的那个人。

梦里的爱人 2018.2.11

在梦里,我回到出生时的小地方。

我以前也梦到过,以前梦到的是夜晚,这一次是白天,像是某个以采矿为生的地方。

我走出院子,人很多。年轻人们排好队,整齐的站在院子门口开会。我说想去以前的博物馆看看,那里藏着什么秘密,关于小镇的秘密。梦里的爱人和他的朋友一起,要带我和我的表姐去看看那个已经被废弃的地方。

路看着很近,其实挺远。博物馆是一栋多层建筑,有一半已经塌了,我紧紧抓着他的手。好喜欢他身上的味道,不过在这次的梦里,我们似乎刚刚才认识。

梦里的爱人一直牵着我,好像是我童年时候的某个玩伴。到了一栋楼下,这里离博物馆已经很近了,我们走进巷子,决定休息一会儿。巷子的右手边有个商店,左手边是栅栏,他和朋友坐在商店门口。表姐在抽烟。我想去买点零食,可是他表情凝重,问我是否发现,表姐一直没有说出此行的目的。似乎是个没有理由就不能去的禁地。下一秒,我在海水里,光线很暗。


梦里的爱人,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和你交流,一路你都在和我说话,可我却忘记了你的名字。我只记得最后才知道,原来你们,还有表姐,都像人鱼一样,生活在水里,平静的小镇只是假象。你突然间就不见了,和你的朋友一起潜入水底。最后的画面是表姐游向海底,她回头默默的看了我一眼,却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。

梦里的爱人,如果我在海边喊你的名字,你会回到岸上吗。

梦里的爱人 2018.2.1

这一次我完全忘记了你。

也许是因为我很幸福,虽然累,但很幸福。

想不起来你的职业了。你以后不用再来了吧。

因为我有他了。

梦里的爱人 2017.7.27

这一次,梦里的爱人似乎来自俄罗斯。

我们俩并肩坐在吧台边,看着调酒师忙忙碌碌。

梦里的爱人不太愉快的转着我手上的两枚钻戒,原来在梦里,我已经订婚了,但钻戒属于另外两个男人。这一次的梦境太混乱了,我还见到了其他的人,这算是一次告别吗。以后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了?

梦里的爱人 2017.3.6

这一次,我不记得他的脸,但他身上有奇特的香味。

我是经过长途跋涉,疲惫的旅人,坐在小村子里,用木头粗糙拼成的椅子上。旁边熊熊的炉火,在烧着什么呢?

梦里的爱人来到我身边,静静的坐着,在他起身要走的时候,我对他说,不要离开我。我似乎抱着他的脖子,试图挽留他,他给了我一个悠长的吻。原来我们曾在不同时间里,去过那么多相同的国家。在梦里的我还年轻的时候,曾经吻过我的那个人是你吗?

冒个泡

终于把密码找回来了。

2016.9.22

第一次被求婚,居然是懒医生。

梦里自己在经历世界末日,路很难走,懒医生拽着我,然后突然问我什么时候结婚,我说不知道呀,懒医生突然说,等他结婚了一定告诉我,等我去了,就可以换衣服跟他一起敬酒了。我就懵了,问懒医生,你这是在求婚吗😳,他拽着我继续走,不说话。

词不达意的日记—2016.6.19

东北大学的项目结束了。

周四是欢送会,发奖状的时候,老师说只有十五个小老师可以得奖,大家瞬间都紧张起来了…前面十四个都没有我,简直心塞的要哭了π_π,然后,突然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⊙ω⊙!Nina抓着我的手激动的不得了~ 接过奖状以后,老师才承认她是骗我们的,其实每一个小老师都有奖状→_→。

Nina是个美日混血小姑娘,她送给我的初次见面礼是一套熊野化妆刷,当时觉得真是巧了……我刚好想买腮红刷和唇刷耶,好开心~后来才知道Nina的麻麻是日本人,难怪会准备熊野当礼物。作为回礼,我给Nina买了桃花酿,度数很低,颜色粉粉的,好喝又好看。

Nina住在香港,虽然从小到大上的都是国际学校,大学又在美国,但是汉语说的挺不错,还知道不少文化词。每次跟我形容她在香港买东西时被人误以为是外国游客,所以要宰她,都要做一个“砍”的姿势……

Nina这个小姑娘啊,这几件事我听了以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她学了中国近代史,知道很多中国人不喜欢日本人,所以每次有人问她是不是中美混血,她都会说Yes。然后她还跟我说,其实她的爷爷奶奶,以前就住在长崎,美国往长崎扔原子弹的时候,她的爷爷奶奶都还是小孩子,因为住在比较偏僻的乡下,所以没什么事。在新加坡上小学的时候,由于有日本血统,班里的同学很讨厌她,她就不停的跟同学们解释,她还有一半是美国人,美国人对新加坡没做过坏事。

周五中午,东北大学的学生们要出发去上海了,我跑到集合点找Nina,结果发现她不在车上,而且就剩她一个人没到了,因为她没有办电话卡,所以老师也找不到她。正担心呢,她发信息过来了,说自己在宾馆楼下,我就赶紧往宾馆跑,结果这个傻姑娘是为了蹭宾馆的WIFI给我发信息,老师怪她太磨蹭,她不好意思的对我说:我只能在这里用微信,我不能不跟你说再见就走。

其实欢送会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泪奔了。Nina送给我一盆小多肉,说:“送给你这盆花,因为我们的爱会长。”


Nina 是我的第一个外国学生,学习汉语很认真,才19岁的小姑娘,所以偶尔也会有点偷懒~课间休息的时候,作业很多的时候,说自己白天被大班老师训了的时候,她会赖在我怀里撒娇~(虽然个头其实比我大了一圈)我说明天去买荔枝吃,第二天她就拎着荔枝来上课,硬要我带回宿舍。我买了奶盖红茶,她没喝过,就盯着瞅呀瞅呀,我说让她打开盖子尝一口,她不肯,说自己带水了,但是又一直盯着奶盖瞅,问我究竟是什么味道,我就“勒令”她尝尝,她就开心的喝了……⊙ω⊙ 我没吃晚饭,买了米线,她就眼巴巴的盯着,让她吃一口她不肯,说:“不行不行,这是你的饭,我不能吃,下课了我就去吃饭。 ” 但是米线的汤很香,她闻着又馋,我在心里真是忍不住的偷笑,坚持让她吃,她就不好意思的开始吃。偶尔会偷偷拿我的手机自拍做鬼脸,然后又赶紧删掉^ω^,不过都被我恢复了哇哈哈。

欢送会的时候我忍不住哭了很久,Nina比我强点,只是眼泪打转。她不停的拥抱我,给我擦眼泪,说:我比他们强多了,我就住在香港,离你很近,我们还可以见面。

现在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张艳萍老师在说起上一届毕业生的时候会哭。也许良性的师生感情就是这样的吧~虽然很舍不得,但是看到学生们走向人生的下一个阶段,老师们会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。

最近感觉大家的汉语口语水平都退步了…哈哈…因为复杂的词和句子留学生听不太懂,我们说话都是往外蹦简单句。每天要写作业要备课,还得互相操练也是有点疯…祈祷赶紧放假……

吐槽

有一个爱说梦话爱发出各种怪声的室友也简直了!特么的吓死我了!硬是给我吓醒了!弄得我神经高度紧张啊!这要怎么睡呀!

日记

我现在知道怎样可以讨厌一个人了,因为他把我喜欢的每一首歌都唱的辣么难听,完全没办法原谅(。•ˇ‸ˇ•。)